欢迎访问华大网!

华大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华大网 > 明星档案 >

明星档案

孙怡:在光与影之间旅行,遇见10%塔尖小姐

发布时间:2021-07-05明星档案评论
生活是一场电影,大伙在银幕里做梦,在光影中旅游……闯荡,追逐,获得,失落,重逢,就仿佛大伙从春夏到秋冬季,在生活的四季中所历经的一个又一个故事。直至遇见,那一个本

在生活的四季中所历经的一个又一个故事。

生活是一场电影,

闯荡,追逐,获得,失落,重逢,

有着不俗音乐底蕴的孙怡,对于我们的音乐的道路规划绝不是偶尔玩票而已。她期看着拥有是我们的音乐定义与作品,拥有一个独立于影视OST以外的音乐人格。然而别具个性与才情的女演员在音乐上的形象塑造,总是亦是对于制作人,是最难考验之一。在过往华语乐坛上,可以成功塑造出和我们的银幕形象通常鲜明而超脱的音乐形象的女演员,亦只有像周迅和袁泉这种凤毛麟角。而她们成功的重要,正在于有一位出色的制作人作为合作伙伴。

是以制作人李伟崧没把他惯常在文静女年轻人身上镌刻的纠结纹理复制到孙怡身上,不同于过往他给袁泉做的《暗恋》,或给梁咏琪做的《坏情绪》,孙怡声线里面更多的不是悱恻缠绵,而是如日光般的简单明快。此前略带点沙哑磁性的滤镜音质,在历经《等光》的冶炼后,及至《宅旅游》时,已变得爽朗而明亮,声音一跳一跃一闪烁间,仿佛冒着粉红泡泡的梦。

一个人也能眺望,幻想,展开旅程,让我们的将来活得漂亮,这是《等光》里的孙怡,也是《宅旅游》里所塑造的她——一只向往着环游世界的猫,有限的空间并不可以束缚着灵魂的自由,即使在脑海里流浪,也是远方。

这种感觉,是否有点像李伟崧兄弟当年做的早年梁咏琪?现在的孙怡跟九十年代末的梁咏琪一样,同样是从演员转战乐坛的新鲜人,也同样携带青涩秀气的少女情怀。不过两人的GuitarPop还是稍有不一样的,当年的Gigi是初夏新绿的荷花,现在的孙怡则是仲春的樱花,在吉他老师廖正星的清爽编曲里,落英纷飞,翩若惊鸿。

然而年代终究是不同了。80后的少女情怀系于爱情,即使剪短一头秀发也由于某一个他;而爱情却并不再是这个年代女人的全部,90后和00后的少女心,有时并不为悦人,只为悦己。

内心依然如赤子般的她,向往着远方的诗意与梦想。没什么比旅游这一主题更合适她了。

直至遇到,那一个本真的自己。

这位从8岁开始学琴的女生,原本的旅程应该是是音乐的。然而她却因电影成名,因电视剧而为人熟悉,直至在《生活若如初相见》里惊鸿一瞥的《初见初恋》,适才令大伙获悉,她不止是一位演员,同样亦是一方独具慧根的音乐沃壤。不过,斜杠年轻人的跨界旅程,却并不是那样容易。

音乐里的孙怡,有时会让人想起《过春季》里憧憬着东京看雪的佩佩,同样地,也像是她在《十五年等待候鸟》扮演的,一直想去看候鸟的女主角黎璃。在影像中旅游的她,成为其他人失落重逢的梦;她在戏里装饰的梦,也如《凉生,大家能不能不忧伤》中的姜生,在巴黎的旅游中找到释放我们的答案。小年代里的旅游主题,串起了她的影像,她的跨界音乐之旅,也串起了她的梦。就如大家听她讲的故事同时,也听到旅程中的“她年代”变迁。

还记得第一次遇到孙怡,也是在光与影的时空旅程中。那时的她,在郝杰导演的电影《我的青春期》中扮演的校花李春霞,犹如《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米兰,《西西里的漂亮传闻》中的玛莲娜,是所有少年幻想中的憧憬对象。在她的眼眸里,仿佛独有一种风韵,能让周围的时间,一直停伫在那个白衣飘飘的青葱年代。

就仿佛大家从春夏到秋冬季节,

就像当初的火星电台之于周迅,姚谦之于袁泉一样,现在的孙怡,有幸也遇上了她的伯乐——当年一手塑造孙燕姿的制作人李伟崧。李伟崧和他弟弟李偲菘一向都非常擅于挖据女歌手的个性特质,然后精心研磨出其中的文静质感光泽。然而,孙怡跟李伟崧过往塑造的孙燕姿、那英、张靓颖这部分天后不同,在她声音中,有一种永葆童真的冻龄少女感,就如她在影视作品中所体现出来的纯真无邪纯净。

她不是那个传统的小鸟依人型小女孩,而是有着自己独立个性的10%塔尖小姐。

从去年到今天,李伟崧给她量身打造了两首都市文静片风格的抒情作——2018年的《等光》,以国际首席爱乐乐团的弦乐,配合易家扬的词,勾勒出一幅现代女人的励志独立宣言,在光与影的交织故事中,开启一个人的旅程。来到2019年,现在的这首《宅旅游》更是潜入90后御宅族小文青的躁动内心,于这春季里放飞我们的美妙幻想。相比起《等光》的抒情芭乐,《宅旅游》这款携带乡村风的轻快民谣,更有一种在春季出游踏青的惬意——清风徐来,李宸辰的俏皮旋律偶尔还携来一丝青芒果与木瓜味的芬芳,伴着吉他与尤克里里渗入发端。

大家在银幕里做梦,在光影中旅游……

广告位